【活動後感】專訪「死旅‧圖生」活動負責人和義工

由心繫心基金會舉辦的「死旅‧圖生」活動,穿梭在街巷一隅與海岸之間,探索長洲的生、老、病、死,筆者有幸得到基金會的邀請參加活動,謹此致謝。

000a43174427ba09441ece077e04583c3.jpg

「死旅‧圖生」活動今年選址長洲,希望通過一連串的參觀、導賞和小組活動引發大家對生死的思考以及認識生命。活動的首站以長洲醫院為起點,沿路經過東堤小築、鍾錫熙長洲安老院、海濱亭以及天福亭等,一個一個看似沒有連繫的景點建築,實際構成了長洲人四個重要的生命歷程:生、老、病、死,亦形成了不一樣的生死觀。

47177818_2223783567640202_6172060358757318656_n.jpg


以下部分為活動結束後的專訪,兩位被訪者分別為基金會的創辦人李昕以及義工水哥:

DSC00944.jpg


首先想了解心繫心基金會,是什麼時候開始從事生死教育的工作?

基金會前身為社企,於2013年12月成立,並於2014年6月正式成為慈善機構。社企一開始是做哀傷輔導,但香港人愛面子,普遍不會主張尋找協助,後來就決定轉型為慈善組織,以教育為主,希望令到港人慢慢接受死亡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亦學會活在當下。

pexels-photo-600x400.jpeg


為何生死政策或生死教育的推廣在香港是重要?

由於自殺率的增長和人口老化的關係,雖然比教其他東亞城市,香港的自殺率不算太高,但數字仍是呈增長狀態。人離死亡不遠,死亡人人都會遇到,只是快與慢的分別,生死教育不僅是學會處理哀傷,更重要的是認識生命的意義。假如有一日你的生命只剩下兩星期,有什麼事想做,有什麼話想說?生命是有終結,亦是無法預知。

IMG_20181202_143252.jpg


你們認為普遍香港人對生死的觀念保守?

如今雖然多了人提及生死,但普遍仍是保守,可能老人家早有準備,年輕人亦無忌諱,但中年人剛不希望提及有關事宜,因而形成保守的風氣。香港其實是落後,可以參考台灣、新加坡,經濟學人中有關生死教育的排行皆在前列位置,有政府支持,從小學開始教導生死教育,但在香港則支援甚少。

IMG_20181202_145020.jpg


你認為要提升香港人對生死觀念的認識,除了政府經濟上的支持,你們有何具體的政策提議?

參考新加坡的例子,既有相關的司局,亦有不同的學者參與研究,共同製定生死有關的政策,而除此之外,在家過世和舉行殯莽的相關政策亦相當重要,在昔日的香港其實普遍不過,但如今礙於食衛局的政策,亦家人過世就必須送回醫院殮房。但這個是否合乎死者的意願?我們探訪過不少醫院長期病患的長者,大部份都希望臨終之時可以在家中去世,但在公立醫院,就只能得到不太人道的照顧。

24的議題同樣是生死的一課,小朋友未到24年長,若夭折就只能被當成醫療廢物,得不到身份的認同,亦不能好好安葬。政策上其實忽視了父母對嬰兒的感情,亦是對生命的不尊重。

而假如家人朋友去世,經醫生確定死亡後,就由仵工送到殮房,其他親友甚少機會接觸和送別死者,整個形式就像倒垃圾,如有宗教信仰,整個處理的過程亦是相當不尊重生者和死者。以上的幾個例子,其實政策上都可以有更多的包容。

IMG_20181202_170706.jpg


有留意到你們上年的活動是選址香港大學一帶與生死有關的建築,為何是次會選址長洲?

今次選擇長洲有點冷門,平時提起長洲只會想起張保仔洞和一系列的特色美食,但甚少提及生死的議題以及建築。當初之所以想起長洲,是因為朋友傳來一段有關方便醫院的片段,就想起有關長洲醫療,殯葬的事務,就好像海濱亭。在海濱亭之前,棺木就在街邊擺放棺木與人的距離之間很近,死亡在長洲就是普通的事,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平常不過。

IMG_20181202_162439.jpg


籌備時有什麼困難,老年人聽到會否感到反感?

籌備時遇到的困難並非遇到老年人的反對,主要是感到反感的是中年人或者年青人,或許是因為覺得死亡離他們很遙遠,亦因此而絕口不提,反而老人年看開了,便覺得無所謂。

在長洲籌備活動的期間,幸得一眾義工和當地KOL的幫助和合作,整個過程相當順利,只是在東堤小築的環節,原先打算在內租用單位以及設立攤位,但一提起是次活動的主題「死旅‧圖生」就受到反對。

Bela_Vista_Villa,_Cheung_Chau_(Hong_Kong).jpg


來年會否繼續舉辦,有相關的構思嗎?

活動相當有意義,又能為參加者帶來有關生死的思考,當然會繼續舉辦,但就需要與義工團隊再商量,或許會在九龍或新界區吧。

IMG_20181202_174210.jpg